希望金融累计交易突破百亿 曾因偏离“三农”影响经营
发布时间:2019-07-17
今年以来,随着大量的上市公司和资本进入,网贷行业已经加剧洗牌趋势。有着垂直领域背景的资本介入使各平台在资源获取与领域下沉上得到了较为明显的先天优势。 近日,重度垂直“三农”金融领域的希望金融宣布累计交易额攻破百亿大关,深扎“三农”土壤的并坚守多年耕耘的希望金融己在行业内占据了一席之地。 从创立之初,希望金融便强调以坚持服务三农和金融普惠为发展初心和企业理念,但近期也被多方质疑业务逐渐偏离“服务三农”主线,并且相继引发了一系列法律诉讼等纠纷事件。 累计交易额破百亿 近日,记者从有关媒体发布的“96家P2P平台2018年营业收入排行榜”中了解到,希望金融2018年营收0.29亿元,同比增长22.63%。 值得一提的是,平台近日还在官网宣布,截至2019年7月10日,平台累计交易额突破105亿元,由此可见深度下沉“三农”金融领域的希望金融,重度垂直领域的优势已经逐步凸显出来。 但横向比较来看,该平台6月份成交额为14572.20万元,同比去年已经减少了33.03%。 公开资料显示,希望金融是新希望集团旗下的网贷平台,2015年3月18日正式上线,运营主体是新希望慧农(天津)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和实缴资本均为5000万人民币。2017年1月28日全量业务上线厦门银行作为资金管存银行。 天眼查数据显示,平台的大股东为永智创新实业有限公司和拉萨经济技术开发区健坤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前者持股比例82%。股权穿透可以看出,永智创新实业有限公司的最终受益人是新希望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刘永好,拉萨经济技术开发区健坤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最终受益人是希望金融创始人陈兴垚。 综合来看,有着农牧龙头企业新希望集团股东背景的希望金融,从创立之初就重度下沉“三农金融”领域,借助新希望集团千亿级产业集群优势,从农业供应链金融切入农村互联网金融,并快速拓展三农全品类服务供给,通过产业链金融、供应链金融、消费金融和产业支付等业态形成三农服务生态圈。 运营数据方面,根据官网的“6月运营报告”数据显示,平台累计成交额104.67亿元、借贷余额103.10亿元、累计出借人数6.77万人、累计借款人数3.40万人、平台待收总额10.31亿元、累计代偿金额0.50亿元、累计代偿金额笔数897笔。 从产品上来看,希望金融的产品分为“优选计划”和“散标”,根据官网页面显示的项目,优选计划的贷款人为企业,散标的贷款人为个人。所有产品借款期限均在一年以内,投资期间不可转让,还款方式均为到期一次性还本付息。 此外,平台虽然在中互金协会及平台官网披露了比较完整的运营数据,审计报告、经营合规重点环节的审计结果及合规性审查报告均已披露,但并未对财务报表有所披露,从投资人角度而言,平台信披稍显不足。再加上平台的资产端主营的三农业务利率并不算高,平台收入能力也存在一定的局限性,或许也成为限制平台收益的多数原因之一。 偏离“三农”领域风险难控? 然而,一直以来坚守“三农”金融主战场的希望金融,近几年似乎已经有偏离主线的迹象。专注与持续的精耕领域使其在行业崭露头尖,也收获了“三农”市场的扎实土壤。但是自去年以来,该平台还相继在非“三农”领域发生了多次法律诉讼案件。 例如,在近期的“优选计划”中查看,有一个开标时间为2019年7月15 日的项目显示,“该项目借款人位于___费县,主要从事工程建筑”。 记者注意到,开标时间在同一天的项目还有“借款人位于___,主要从事交通运输”等等,而且像这种流入非三农领域等借款人的标的在平台上也不占少数。对此,记者曾致电该平台询问事件情况,但截至记者发稿前,多次致电也未果而终。 偏离了“三农”金融主线,希望金融的不仅领域优势不再明显,也压缩了行业的竞争空间,“饥不择食”或将招致不良后果。 2019年3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了一份民事裁定书,内容显示希望金融全资子公司济南新未来慧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曾与两家汽车销售公司产生纠纷,前者于2018年2月11日申请对两家销售公司名下银行存款130万元予以冻结或查封相应价值财产。 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5月,希望金融运营主体慧农科技直接涉及法律诉讼14起,周边法律风险更高达108条;同时,该平台还在2018年11月5日因为“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被天津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由于平台向非三农领域和非农村人群借款,偏离了“服务三农”的轨道,以至于在不熟悉的领域里风险把控环节丢失了原有的优势,领域优势不再明显。 纵观行业,经过前两年的快速发展,大型企业和上市公司进入互联网金融行业渐成趋势,尤其像希望金融这种有着“三农”股东背景优势的平台,在业务资源等方面获得了先天的优势。但一旦当其偏离原有领域范围,风险或将难以把控,一系列问题自然也随之而来。 网贷天眼研究院负责人李鹏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三农领域的借贷业务,由于缺乏历史信用数据、经营数据,所以目前高效率的数据风控系统不能很好的发挥;同时借款人分布表较为分散,为贷后工作的开展增加了难度。 李鹏飞认为,虽然业务有难度,但并不代表无法攻克,随着三农基础设施逐步完善,互联网渗透率进一步增加,征信业的发展,数据风控系统缺乏数据的问题可得到缓解;贷后方面,部分互金平台围绕农业产业链与核心企业,以场景为依托,采取场景+账户“双保险”的方式为贷后提供保障,也取得了不错的成效。 “俗话称,‘隔行如隔山’,三农领域贷款业务的获客、风控思路与其他类型的贷款业务差别巨大,且一些标准业务由于发展时间长,已形成了较高的行业壁垒,若贸然进入则前期需要交的学费的可能是无法接受的。”李鹏飞如是说道。